对话绿动资本余乐:新材料隐形独角兽,藏在广泛应用场景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TMT 投资人早已开始迁徙,集体涌向新的"陆地",在半导体、先进制造、医疗健康赛道里面竞相争夺独角兽,这些热门赛道的背后均离不开一个关键的基石 --- 新材料。

小到触手可及的凉感科技防晒衣服,大到新能源汽车的普及、高速运算的大芯片都是新材料的"功劳"。材料的每一次创新和应用都极大的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每一个工业强国的崛起,都离不开雄厚的材料工业作为支撑。

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在新材料基础研发上位长期第一梯队,中国、韩国、俄罗斯则位列第二,2018 年工信部对于全国 30 多家大型企业 130 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显示,中国有 32% 的关键材料处于空白,52% 依赖进口。

由于国际关系的变化,卡脖子材料迫在眉睫,国产替代出现新的机遇,中国想要实现自主研发、自主制造,成为真正的制造强国,新材料这一关必须过。

国家层面,成立国家新材料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相关部门和各级地方政府协同发力,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新材料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市场层面,新材料基金如雨后春笋般逐渐涌现,展开触角寻找新材料企业。

优质的新材料企业具有哪些特性?如何找到新材料的隐形冠军?上百种基础材料,哪些值得投?相较于投资 TMT,新材料项目的投资对于 GP 提出了哪些新的考验?新材料企业的投后赋能与 TMT 差异在哪里?

关于以上,钛媒体创投家对话了绿动资本投资执行董事余乐,2017 年加入绿动资本,主导投资了恩力动力、环龙新材料等项目。绿动资本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定位于绿色投资的影响力基金,专注新材料、新能源等领域的投资。

绿动资本投资执行董事 余乐

以下为钛媒体创投家与余乐对话整理,略有删减

内外骤变,应用而生

钛媒体创投家:近年来,资本市场和产业对于新材料的关注度越来越高,甚至出现了一些新材料专项基金,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

余乐:这几年的内外部环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资本市场根据这些变化开始做出一列方向性的调整,我们认为这些变化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国际政治形势变化,这意味着我国卡脖子材料、国产替代材料将出现新的机会;第二,科创板、北交所的开放,降低了高技术含量新材料企业上市的门槛,丰富了资本退出通道;第三,传统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和硬科技投资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新材料等领域,为其加速发展提供了助力。第五,国家对于新材料、专精特新企业给予了大力的政策支持,而很多新材料企业的定位就是专精特新;第六,"双碳目标"的提出,材料创新是实现碳中和非常重要的抓手。

市场开始对新材料越来越关注,新材料基金越来越多,正是大家对以上变化所形成共识的结果。

钛媒体创投家:为什么新材料是实现碳中和的重要抓手?

余乐: "双碳目标"的核心是二氧化碳减排,我们可以通过两个路径来理解减排的实现。

第一个路径是减量,通过技术手段的提升、生产效率的提升把能耗的量减少。比如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 7% 的钢铁行业,在传统的生产模式下,每生产一顿钢就会排放 1.83 吨二氧化碳;如果对高炉进行改造,通过新技术、新设备的升级,生产每吨钢的排放量有望降低 60%。

但是减量并不一定适合于所有的行业,于是就有了第二个途径即"替代",在需求不变的情况下,用一种更清洁、更低碳的东西替代传统高能耗、高碳的东西,就像新能源车替代燃油车,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替代"的本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将新材料广泛应用于"碳排放大户"的产业中。

具体而言,比如新能源领域内的钙钛矿材料的应用,使光伏的能量转化源效率持续地提高,新型的锂电池材料能推动储能和新能源车的进一步普及。

比如工业和化工领域,3D 打印技术的出现相较于传统制造业而言,有效地减少了材料消耗和浪费;生物合成的新材料解决了传统化工合成材料高污染高能耗的问题;比如建筑领域,新型保温材料有助于解决建筑维持恒温,减少能源消耗。

总而言之,"双碳目标"的提出对于新材料企业发展意味着非常好的机会,在碳中和大主题之下,单拎出来每一个行业去看、剖析本质,新材料在其中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钛媒体创投家:新材料对于中国的科技发展意味着什么?

余乐:新材料是国家科技发展的基石,是我们向制造强国转变过程当中必不可少的基础。

举例来说,制造大飞机的关键零部件航空发动机我们需要从国外采购,航空发动机又涉及到关键材料高温合金、功能涂层,如果我们无法实现材料的自我供给,就无法自主制造航空发动机。

所以,真正想实现自主的研发、自主制造、把中国打造成真正的制造强国,新材料的基础关肯定要过。

钛媒体创投家:相对于美国或者日本,我国内新材料发展处于什么阶段?

余乐:从历史上来看,美日等发达国家长期引领着材料的创新,相比之下,我们国家先前在基础材料的研发上是客观存在差距的。据工信部 2018 年对全国 30 多家大型企业 130 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显示,32% 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52% 依赖进口,绝大多数计算机和服务器通用处理器 95% 的高端专用芯片,70% 以上智能终端处理器以及绝大多数存储芯片依赖进口。在装备制造领域,高档数控机床、高档装备仪器、运载火箭、大飞机、航空发动机、汽车等关键件精加工生产线上逾 95% 制造及检测设备依赖进口。此外,我国在半导体材料、显示材料、新能源材料、高性能纤维、先进高分子材料、特种金属材料、高性能膜材料、生物医用材料等领域,大量关键基础材料仍依赖进口,亟待完成国产替代。

但是从发展的维度上,我国的新材料整体处于快速发展的态势。首先,我们拥有全球最大的材料应用市场,为新材料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沃土,很多关键材料虽然最初的发明不在国内,但是在大规模产业化方面我们遥遥领先。比如磷酸铁锂等锂电池相关材料,虽然是由美国科学家在 90 年代发明,但今天整个产业链 90% 以上都在我们国家,并且这个产业链的优势进一步促进了相关其他电池新材料的创新研发;其次,国家对于新材料的政策支持力度也是空前的,出台了一系列顶层设计和鼓励政策支持新材料产业的发展,比如新材料被列为《中国制造 2025》的十大重点领域之一,也被列为国家九大战略新兴产业之一;最后,我国的科研投入和研发水平也在不断增加,中国在化学材料领域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为全球最大,同时根据国际权威机构 Nature Index 2019 最新发布,中国在化学领域高质量研究首次排到全球第一的位置,等等。

"懂行"新材料项目投资的必备要素

钛媒体创投家:如何定义"新材料"?

余乐: "新材料"的定义并非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每家机构、每个人或不同行业对它的理解都有所不同。

对于我们而言,新材料有两层理解,第一层理解顾名思义新材料(new materials),以前没有,现在出现的新型材料;第二层理解是更先进的材料(advanced materials),符合性能更好、价格更低、对环境更友好三种特性的材料。

钛媒体创投家:一个新材料从实验室走到大规模产业化大约需要多久? 什么时机投资合适?

余乐:正常来讲一个新材料从发明到不断地优化、降低成本、提升性能、最终被产业下游大规模应用,大约需要经历十年以上的时间。

比如现在大家经常提及的锂电池中的磷酸铁锂材料,这款材料在 90 年代就已经出现了,但是直到最近几年才被大规模应用,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一题两面,好处是新材料的种类非常多,投资机构可以任意选择一个新材料,在最合适的时机投投进去,比如 2018 年、2019 年投资磷酸铁锂企业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一个新材料从研发到量产具有很多不可控因素,但是投资的时机是可控的,这非常考验投资机构对于某一个材料的市场判断、行业了解程度,这是硬核的内功考量。

钛媒体创投家:投资新材料相关项目,对于投资人或投资机构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余乐: 我个人觉得投资新材料相关项目对于投资机构、对于投资人本身的认知、资源、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是个人认知壁垒要求更高。投资消费或互联网行业,投资人每天的衣食住行就在与这些行业打交道,对于理解商业模式更加直观,更具有代入感。而投资新材料企业,想要理解清楚它的商业模式,首先要搞清楚新材料本身是什么材料,这其中便涉及到物理、化学等特性。

比如投资锂电池中的固态电解质,固态电解质之中分聚合物、氧化物、硫化物,投资人就需要从理化特性的角度做出自己的判断,解释为什么投氧化物不投硫化物,或者为什么投硫化物不投氧化物,这其中的差异在哪里?背后都是一些非常朴素、但是对大多数人又不那么"友好"的理化特性。

其次是投资团队需要具备相应的基因和背景。比如我们基金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都是物理学的博士,团队成员也几乎都是理工科背景出身,保证项目沟通的语言在一个体系内,且对行业的演变和创新始终保持好奇心、敬畏心和兴趣度。

最后是 GP 需要有特定产业背景的 LP 资源。以我们基金为例 LP 结构包括新能源央企、国企、上市公司以及新材料相关的产业方资源,这对于 GP 投资新材料项目起到非常大的帮助。

此帮助是双向的,一方面是 LP 与 GP 建立在共同对话体系内,降低了解释成本和沟通门槛,便于达成共识;另一方面是 LP 可以为被投项目可以提供投后赋能、协同订单支持等服务。

自上而下,寻找广泛应用场景

钛媒体创投家:新材料细分领域非常多,您更看好哪一个?

余乐:这个问题其实挺难回答的,我觉得每一个细分领域之中都会有机会出现,回到机构的角度我们是从新材料的应用场景之中找机会。

一般市面上新材料的分类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直观的按照材料本身的理化属性划分,另一种是按照材料的应用场景划分,我们属于后者。

从场景下手重点关注四个领域,第一个是先进制造,这是中国鼓励的重点发展方向,同时也出台了很多的政策支持;第二是清洁能源,比如风能、光伏、储能、氢能等;第三个是绿色化工,相较于传统化工,我们注意到有很多材料通过生物合成、技术改进成为绿色新材料;第四是消费领域,比如应用在消费包装上的可降解塑料、替代蛋白、能调控温度的纺织面料等等,这一类材料是直接 To C 的消费品形态出现,消费新材料是一个很大的、值得去看的领域。

不仅仅停留在材料本身的理化属性这一个点上,从应用场景切入,就会发现新材料的投资机会无处不在。

钛媒体创投家:投资人如何快速找到优质的新材料好项目?

余乐:我们是自上而下思考的思考方式,首先思考未来 5 年、10 年会出现哪些大的趋势,然后顺着趋势找材料创新的机会,材料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哪些材料可以在机遇中发展起来,最后才是寻找到一个个赛道里面的隐形冠军。

比如新能源车渗透率逐渐提高的大趋势下,对于电池的要求就朝能量密度更高、成本更低、更安全的方向发展,围绕这个方向去看看电池材料创新发展趋势。这对于投资人来说需要沉下心来做研究、不能浮躁、不能追风、保持理性。

钛媒体创投家:优质新材料的企业具备哪些特性?

余乐:两个特点最突出,第一个特点是下游应用驱动上游材料增长,一个新材料名字叫钙钛矿或单晶硅,对投资来讲没有什么意义,材料一定要有广泛的下游应用场景,并在未来呈现出明显的增长态势,才有投资价值。

第二个特点是技术壁垒高。一个材料的出现不是两三个月内可以快速做出来的,是专业的科学家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研发、试错才有机会走向商业化。

这其中,要么是科学家直接创业,要么是企业家或商人联合科学家创业,科学家在其中作为技术顾问或将专利授权给公司,总之,新材料项目的基础一定是很强的技术壁垒和专利的保护。

钛媒体创投家:除了资金,投资机构可以为新材料企业提供哪些帮助?

余乐:作为一家投资机构提供资金支持是最基础的,除此之外我们有完整投后赋能体系,针对投资企业的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特点、不同的需求、进行相应地去赋能。

新材料企业从 0 到 1 的阶段最重要的任务是把材料做出来,下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测试应用、小规模量产,再之后进入商业化阶段,需要更多的考虑找客户、买东西、扩产这些事情。每个阶段的重点都不相同,所需要的赋能也所有侧重。

比如在小试中试阶段,我们会协助企业完成初步的落地工作;比如规模量产阶段,帮忙招募具备丰富生产管理经验的人才,并对接地方政府资源,落地生产线建设;比如商业化阶段,帮忙对接订单、下游客户资源;比如帮助企业进行股权、债券方面的融资解决资金流问题。

每一个企业现阶段遇到的问题不同,解决方案有所差别,当然,企业的发展主要还是靠创始人与核心团队,投资机构在其中更多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本文首发钛媒体 App,编辑 | 郭虹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